回头也不一定是岸被任性老板“玩坏”的ST三五

  • 时间:2021-11-04 17:44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手机看香港最快开奖结果,很多网友可能难以置信,一个被冠以ST濒临退市的企业,硬生生被炒成一支“概念股”。不过,其它概念股是越炒股价越高,这家却是因为一位奇葩的实际控制人龚某,话题不断,股价再度腰斩。

  3月中,一家名为三五互联的上市公司ST三五,收到厦门证监局出具的《关于对厦门三五互联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采取责令改正措施的决定》之《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认定公司存在独立性不足、关联交易未经审批及披露、董监高未勤勉尽责、法人代表长期未变更等问题,并责令整改。

  离奇的是,据以上决定书披露,龚某卸任三五互联董事及高管职务后,仍在公司报销与履行顾问职责无关的差旅等费用。龚某也因为一系列明目张胆的操作,在东窗事发后,被调侃为A股最任性的老板。

  据了解,龚某控股的厦门嘟嘟会计人员就在三五互联办公,会计凭证等财务资料也放在上市公司财务部。按照上市公司的要求,三五互联也被指财务层面独立性不够、关联交易审批及批露存在违规行为。

  深扒这位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龚某在这个过程中的一举一动,还有更多蹊跷的地方。除了上面的顾问费,三五互联也一并披露了此前与龚某的关联交易。一看不要紧,25.78万元的顾问费还只是冰山一角,龚某及其关联方占上市公司的“便宜”至少有2500万元。

  细数起来,分别包含了厦门中网兴股权转让尾款,三五新能源车辆转让款及代垫费用报销款,代垫费用报销款、厦门嘟嘟房租欠费、以及厦门快乐娃房租及水电物业费。值得一提的是,厦门中网兴法人代表是龚某爱人,厦门中网兴、厦门嘟嘟与三五新能源的实际控制人都是龚某,且多少与其周边亲戚脱不了干系。要知道,超过2500万元的占用款,对三五互联可不是一笔小数。据该上市公司2019年三季报显示,截至期末,公司账面货币资金仅为1.22亿元。

  值得玩味的是,在被证监局发文件警告后,三五互联赶紧召开紧急董事会,审议此前公司与龚某签订的顾问协议,还表示,“鉴于顾问协议已经实际履行,先前结算和支付的顾问费(合计25.78万元)不作收回处理。”但是,龚某却主动表示,愿意退回公司已支付的全部顾问费,今后还将继续为公司提供免费的顾问服务。

  更令人大跌眼镜的是,三五互联的董事会回应称,对龚某的此举“表示欢迎和赞赏”。这也不禁令人生疑,这个已经离职的大股东,与ST三五上市公司现在的董事会,到底有一种什么样莫名其妙的关联关系?

  当一层层剥开迷雾,龚某将上市公司当“小金库”的真相昭然若揭。而且,其还欲将上市公司当成“取款机”,并在有目的性的主导重组后,推动三五互联股价曾连续8个交易日涨停,区间最大涨幅甚至超过150%。而且,在股价拉升后,龚某宣布要减持不超过2194.2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6%。

  彼时,该重组意向方案遭到时任财务总监、董秘的强烈反对,当即离职。公司董事长、总经理丁某独自与对方签订了合同,而独立董事对此却毫不知情。

  值得注意的是,当时聘请老板龚某当顾问的合同,也是丁某签的,使用的也是几乎相同的戏码。为此,厦门证监局向龚某下发警示函,并记入诚信档案。其导致的结果,也是三五互联股价大幅调整,由疯狂炒作时的至高点跌入崩盘后的最低谷,此时距离最高点,ST三五的股价也直接腰斩。

  很多人表示,上市公司相当是二级资本市场投资者共享的公众公司,龚某此举虽然十分任性,但是终究无法逃离证监局的眼睛。这样的上市公司,投资者继续坚守的可能性,也几乎为零。

  实际上,让ST三五陷入深渊的,并非只是龚某与ST三五千丝万缕的关系,更有其早期埋下的“祸根”。据查证,龚某于2019年8月20日起不再担任公司董事长和总经理职务。

  但是2020年6月初,ST三五实控人龚某与绿滋肴控股签订借款及投资意向协议,约定龚某向绿滋肴控股借款,绿滋肴控股在满足协议约定条件下拟以现金受让龚某所持公司合计不低于总股本20%且不高于上市公司总股本30%的股份。

  不过,今年7月初,ST三五披露了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与江西绿滋肴控股有限公司表决权委托相关事项的后续公告,直言这项一年前的协议“可能存在一定的变数”。

  据了解,这个变数在于,意向接盘方7000万元真金白银流入了上市公司老板的口袋,而迄今双方连表决权委托协议都没签。另一方面,上市公司实控人资金链紧张,所持股份早被司法冻结,并陆续被司法拍卖,股份越来越少,甚至低到无法兑现当初的约定。

  值得注意的是,双方在合作协议的基础上,又签订了《表决权委托协议》,约定龚某将其当时合计持有的三五互联1.02亿股股份对应的表决权委托给绿滋肴控股行使。然而,一年过去了,ST三五的股价已被腰斩,控股权转让的交易还未达成。

  截至本次公告披露时,前述附先决条件的《表决权委托协议》尚未生效。龚某对其解释也显得合情合理,至2021年7月6日,其累计已收到绿滋肴控股提供的借款合计7000万元,未达1亿元,因此也底气十足。因为此前双方约定,该条件也是按此前双方约定,由绿滋肴控股行使表决权的先决条件之一。

  也就是说,绿滋肴控股先后向龚某打款7000万元,但目前没有上市公司任何股份或表决权。与此同时,龚某自己股份正在不断流失,去向则是股票质押违约处置及海通恒信通过法院强制执行完成股份过户。龚某的持股数量、比例及表决权数量、比例正在逐渐被动减少,甚至早已低于约定的表决权委托数量。至此,其此前与绿滋肴控股签订的协议与承诺的条件,是空头支票已经坐实。

  对此,ST三五公司表示,假定届时龚某与绿滋肴控股签订的《表决权委托协议》满足生效条件,则其所涉及的表决权委托之股份实际数量和比例将需进行实时更新调整。

  但是,龚某所持股份被司法冻结、司法再冻结、轮候冻结的数量为 1.1亿股,占其持股数的100%,占公司总股本的30.07%;另有2239.57万股处于公证处债务核实阶段。几番神操作后,这位A股最任性的老板,所有股权都被冻结。

  这个曾经“偷偷”领着上市公司薪酬与出差补贴的的“老板”,被人翻个底朝天。而其多次被法院强制执行,也令人不禁十分好奇,这位老板,到底在外面欠了多少债务,捅个过少窟窿?很显然,此时ST三五的澄清,有多少虚虚实实的成分?

  果不其然,公告发布当天,龚某所持2.6%的股份又将“端”上拍卖席。该拍卖事项系龚某与申请执行人深圳市高新投集团有限公司发生相关纠纷,为后者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措施所致。这也意味着,龚某手工的持股将进一步缩减,离其向与绿滋肴控股承诺的股份与股权数量越来越远。

  抛开这些股权纠纷,可能很多不了解三五互联的网友也十分好奇。三五互联究竟是一家什么样的神奇企业,居然能够让这位老板如此任性,各种操作如行云流水,并且短暂的躲过了监管。

  据了解,三五互联的主营业务为互联网应用服务,为企业客户提供上网解决方案、企业沟通解决方案、移动云办公整体解决方案和企业移动通讯解决方案等,于2010年登陆深交所上市,实控人为龚少晖。只不过,曾经市值排名厦门全市第一的ST三五,因为龚少辉的系列操作,如今早已大势已去。

  尤其是去年7月底,网红概念股三五互联宣布结束长达6个月的“网红梦”——公司决定终止对网红标的上海婉锐的收购计划,原因包括双方估值意见不统一、标的公司经营可持续性与收入真实性存疑等。

  就在韭菜们对这家曾经红极一时公司的网红梦碎惋惜之际,上海婉锐负责人一篇“万字长文”直指三五互联设下陷阱,跨界网红实为借机炒作,蓄意抬高股价,化解自己的资金危机。此后,龚少晖借助三五互联上市公司捞金几乎已成事实。龚某与三五互联自然也成为了很多受害投资者的众矢之的。

  在上市前,龚少晖白手起家,靠10多年在IT互联网圈摸爬滚打,将企业和个人提供域名注册、电子邮箱等网络虚拟服务拓展至全亚洲,甚至于2009年即已占据了全中国60%以上的域名市场。亿万身价的龚少辉,也曾于2010年7月,成为福布斯当年上半年A股新上市亿元富豪。

  其操作控制下的三五互联,本来有着光鲜亮丽的上市公司背景,有着光辉灿烂的前程。只可惜,聪明反被聪明误。龚某的任性与私欲,终究让其陷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而身卷其中的合作企业、投资个人,也因为三五互联把资本当儿戏、把股市当做提款机、把散户投资者当任意收割的韭菜而走上了不归路。

  至此,ST三五曾经的辉煌,也早已光芒散尽,令人唏嘘。而即使其此时亡羊补牢,恐怕也为时晚矣。